时政频道: 提升群众生态幸福感(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时政频道
时政新闻
提升群众生态幸福感(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politics.people.com.cn/n1/2018/0422/c1001-29941476.html Apr 22nd 2018, 00:00
  春天的江南,柳枝掩映着古桥流水,阳光穿过浓密的香樟树,在河边投下斑驳的影子。小河一侧是太湖湖堤,另一侧则是白墙黛瓦的湖州市长兴县太湖图影旅游度假区小沉渎村。   这里曾是烂泥没脚、水臭扑鼻的太湖洪泛区。“原来环境不好,蚊子挺多,那时住在城里的孩子都不愿意回来。”提起当年,村民言语中还有颇多无奈。   2006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湖州考察南太湖开发治理,曾驻足小沉渎村。在考察中,他再次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要求湖州努力把南太湖开发治理好。   习近平总书记当年的谆谆话语,一直在湖州人耳畔回响。十多年来,湖州在治水治湖的同时,全面整治环境,美丽湖州建设方兴未艾。   如今,小沉渎村不仅“自家的孩子经常回来住”,更成了背包客最爱的梦里江南水乡。   “水清了,天蓝了,山绿了,钱多了!”湖州百姓用朴素的语言诉说变化,洋溢着满满的生态幸福感。   治污攻坚成果丰硕,美丽铺展湖州大地   水、土、气、矿同治,“污点”变“景点”,城乡面貌焕然一新   行走在湖州城乡,北方来的客人总是艳羡其纵横交错的河网水系,无论碧波万顷的太湖还是涓涓的山溪小漾,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水总是清凌凌的。遇艳阳高照,水面倒映着蓝盈盈的天;遇薄雾细雨,水天一色,更像是一幅江南水墨。   水是湖州的魂,作为太湖流域的上游,湖州常年提供40%的入太湖自然径流量。这座因湖而生、以湖命名的城市,治水的意义更是非同寻常。   南浔区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南浔籍著名作家徐迟曾连续用66个“水晶晶”描绘自己的故乡。数百年前,南浔是富甲一方的江浙雄镇,然而,受产能落后、建区较晚等因素影响,这里一度被严重污染。   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浙江开展“五水共治”以来,南浔持续攻坚水污染防治,“百点示范、千点整治”,全域剿灭劣Ⅴ类小微水体1253个,实现了由“污点”向“景点”的嬗变。   “变化很大,惊喜很多。”一位游客这样评价自己再到南浔的感受。   南浔治水是整个湖州的缩影。湖州“五水共治”累计投入资金429亿元,实现了6个全覆盖,即排污口标示全覆盖,农村生活污水第三方运维全覆盖,建制镇截污纳管全覆盖,河道清淤全覆盖,重点污染产业整治全覆盖,绿色矿山全覆盖。   近年来,保护太湖的行动不断向纵深推进。太湖沿岸5公里范围内不达标污染企业全部关停,13个行业提标改造及转型升级任务全面完成,常年生活在太湖上的渔民整体上岸。   不懈的努力,使湖州水环境质量持续改善。2017年全年,77个县控以上地表水监测断面水质首次100%达到地表水Ⅲ类以上标准,较2013年提升16.7个百分点;列入“水十条”考核的13个断面水质100%满足考核要求,县级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源水质达标率稳定保持在100%;省对市交接断面考核继续保持优秀等次,入太湖水质连续10年稳定保持在Ⅲ类及以上,实现了“一溪清水入太湖”,为太湖流域乃至长三角地区构筑了一道生态安全屏障,也为全国大江大河的流域治理和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提供了有益经验。   “为减少对太湖的污染,政府动员我们把家从船上搬到岸上的新村,起初还有点不情愿,可是一上岸,才发现变化太大了。”太湖旅游度假区滨湖街道小梅村居民朱良荣说,太湖蓝藻暴发那几年,渔业资源萎缩,他们当时是渔民,收入很不稳定。现在湖水水质明显改善,自己成了养蟹大户,还开起快艇服务游人,日子越过越红火。   治水惠民,百姓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度更高,2017年湖州生态满意度测评名列全省第三,“五水共治”公众满意度排名较上年提升两名。   治水成效显著,治大气、治土、治矿也不落后。   ——综合施治保蓝天。2017年,市区PM2.5年均浓度为42微克/立方米,较2013年下降43.2%;空气质量优良率为68.5%,较2013年上升16.4个百分点。   ——在全省率先制定实施农业“两区”土壤污染防治三年行动计划,开展土壤重金属污染治理试点,稳步推进污染地块的治理修复。   ——推进矿山综合治理。矿山企业由612家减少到56家,减幅达91%,在产矿山全部达到绿色矿山标准,关停矿山基本复绿;开采量由原先1.64亿吨压缩到0.48亿吨,削减了70.7%,并将逐步减量直至“零开采”。   治污为的是“净”,但湖州人还爱美。如今的湖州,城市面貌焕然一新,南太湖度假区景色优美,田园风光引人入胜。   安吉率先开展中国美丽乡村建设,坚持“美丽乡村、风情小镇、优雅竹城”联动共建,美丽乡村创建实现行政村全覆盖;德清同步推进美丽公路、美丽庭院、美丽菜园建设,10条美丽乡村景观线、10个精致小村和7个省级美丽宜居示范村建设扎实推进;特色村、精品村、中心村,是长兴打造美丽乡村品牌的三大着力点……田园模式的递铺街道鲁家村、上海人的后花园顾渚村、以“洋家乐”闻名的筏头村,一个个风景优美、特色鲜明的小村落,成为湖州的亮丽名片。   环境管理新招频出,精细打造生态产品   政府抓落实、企业守规矩、群众乐参与,助力解决突出问题   治理难,管理更难。常有人问,湖州何以创造并保持了这样优美的环境?在湖州采访,深刻感受到湖州环境精细管理、机制创新带来的新气象、新成果。   德清县阜溪街道五四村,整洁、安静,漫步村路,一幢幢漂亮的居民别墅门前,蓝绿两色分类垃圾桶非常醒目。   在村里的生活垃圾资源利用站,保洁员韩来根正忙着把收运来的垃圾进一步细致分类。“一天按时收两次,大部分村民把垃圾都分得挺好。”老韩笑着说自己是落实“一把扫帚扫到底”制度最前沿的人。   2009年,德清开始实施全县城乡生活垃圾处理一体化工程,一度遭遇烦恼:城乡生活垃圾收集覆盖率达到100%,可环境卫生怎么总是有死角,城乡面貌怎么就美不起来呢?分析原因,标准不明、权责交叉、条块分割是症结,要解决问题,必须从机制上创新。   德清人大胆探索,在全国率先实施城乡环境管理一体化新模式。“将全县范围内环卫保洁、垃圾清运、绿化养护等工作,全部委托给一个责任主体统一管理,形成垃圾集中处理、绿化标准作业、河道保洁长效管理机制,这就是我们的‘一把扫帚扫到底’制度。”县综合执法局副局长陈晓勇告诉记者,这种模式自2014年实施以来,城乡环境卫生面貌大变样。   “以持续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湖州全面推进生态环境治理理念、治理体制、运行机制、科技支撑的创新,着力提升生态环境领域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湖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市生态文明办主任倪跃田说。   抓环保,监管触角伸入乡村。全市推进镇村两级网格化环境监管机制,设立村和社区的网格专管员,专业园区引进第三方监管,对辖区内重点污染源实施“定区域、定人员、定职责、定任务、定奖惩”的监管。   抓环保,压实企业主体责任。完善并严格执行环境影响评价、排污许可、污染责任保险、企业信用评价、企业环境信息公开等一系列制度,规范企业行为;同时开展第二轮排污权有偿使用,规范富余排污权的回购、出让机制,激励治污排头兵将富余的污染总量指标变成企业经济效益。   抓环保,执法形成有效震慑。在全省率先建立环境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联动机制,公检法部门驻市、县区环保局联络室全覆盖,市、县区两级法院全部设立环境资源审判庭,曝光环境违法典型案例,环境执法形成合力。建立与周边地区边界执法协作机制,加强与监察委协作,探索推行环境违法党纪政纪挂钩问责机制。2013年以来,全市环保系统立案查处环境违法案件2304件,个案平均处罚金额从2013年的4.48万元上升到2017年的6.26万元。   这些举措,使企业从心底里认识到节能环保的投入不能少,污染环境的钱不能赚,环保法律法规的高压线不能碰!   抓环保,引导公众积极参与。今年市里计划专门列支5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培育20家民间环保公益组织。正在拟定有关固废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办法,鼓励群众举报投诉身边的环境问题。   一系列举措,使环境管理更加精细,人民群众关注的环境突出问题得到解决,城乡环境持续优化美化,生态产品产出更多更好。   “环境好了,游人来了,我在榉树村开了超市,生意好得不得了!”长兴县太湖边的居民钦福寿笑眯眯地说。   涵养自觉保护氛围,厚植生态文明沃土   增强干部群众环保意识,传承生态文化,扩大社会认同感   “大家可自觉了,市区极少有违法的,乡镇更是主动执行。”记者在湖州城乡采访期间,谈起今年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这事儿,干部群众津津乐道。   “虽然我们湖州的法规明确禁炮只在城区实施,但看到镇政府的号召,大家特别主动,都不再放了。而且有人提议把买花炮的钱捐出去,村里一下子就捐了几十万元。”安吉县溪龙乡黄杜村村民章修文是位茶商,春节期间,他把近两万元花炮钱捐给了当地红十字会。跟记者聊天,他不断地强调,大家的钱是靠好环境种出好茶叶换来的,无论是谁,都会自觉地爱护这个环境。   “以前进村说拆迁改造,碰了村民一棵菜,他们也缠着政府要补偿,如今美丽乡村建设有了成效,村民都争着爱美护绿,地上哪怕有片纸,都有人自觉捡起来。”安吉县农办副主任任强军说。   “自觉、自发、自愿”,是湖州人由衷热爱生态环境的真实写照,这样的保护意识和行动,源自这个城市深厚的人文底蕴与多年生态文化涵养。   2015年,市政府决定把每年8月15日设为“湖州生态文明日”。这几年,湖州联合中科院成立了中国生态文明研究院,成立了浙江生态文明干部学院,组织开展绿色学校、绿色社区、绿色家庭等生态细胞创建活动,不断增强干部群众对生态文明建设的认同感、参与度。   2014年发布了《湖州市民生态文明公约》,192字的公约,其实就是市民爱家园、促和谐的行动指南,湖州人在生产生活中主动践行。   安吉县有一支西苕溪护水队,队员都曾是矿产企业的职工,以前主要负责当地运砂船的收费。采砂作业全面禁止后,他们主动调查沿岸企业偷排情况,宣传保护水环境,成了当地环境保护的民间生力军。   如今,越来越多的百姓加入环保志愿者行列。2016年底,湖州绿色环保协会正式挂牌成立,半年就招募志愿者2.5万名。   “今天我环保了吗?”这不是一句简单的提问,它的背后是湖州市环保局倡议市民“日省吾身”的活动——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从当下做起,为共建美丽湖州、共享生态家园而努力。活动得到40多个单位的积极响应,在每年“六五”世界环境日,有条件的单位向公众开放环境治理设施。   各县区涵养生态文化的活动更是丰富多彩。南浔设立企业河长,党员群众自愿担任小微水体河长、塘主;吴兴探索实施“碳普惠”制,引导民众在日常生活中落实“碳交易”;安吉的孩子,上学第一课就学水土保护,教育部门将《生态文明地方课程》作为有10个课时的必修课……这些贴近百姓的活动,让生态文明理念更加深入人心。   池中养鱼、池埂种桑、以桑养蚕、蚕沙饲鱼、塘泥肥桑,古老的桑基鱼塘生态系统,凝聚着祖先的生态智慧,如今在湖州重获新生。被命名为“世界丝绸之源”的钱山漾文化遗址,吸引人们寻找生态文化之根。溇港圩田、茶文化、竹文化等传统地域生态文化,安吉生态博物馆群、德清生态文化道德馆、“善琏湖笔”“长兴百叶龙”“新市蚕花庙会”等特色生态文化创意品牌,不仅滋养当地群众,也让外来客人感受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绿水青山,述说了今天的来之不易;祥和余村,诠释了新世纪的真谛。”走进余村,听着村歌,这两句歌词耐人寻味。它说的不仅是余村,也是整个湖州。   历史悠久的湖州,秉承古老的生态文化传统,成为新时代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样板,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得到极大提升。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2日 04 版)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2KJ/scvn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