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群众关心什么就做什么

时政频道
时政新闻
群众关心什么就做什么 politics.people.com.cn/n1/2018/0425/c1001-29947999.html Apr 25th 2018, 00:00
  压题照片:宁波市宁海湾美景与美丽村庄交相辉映。   徐培良摄   左图:诸暨市东溪村,村民们参加健步走活动。   资料照片   中图:宁波市南岭村,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了大批游客。   宁 宣摄   右图:宁波市岔路镇下畈村,村里的树下聊天长廊成为村民茶余饭后的休闲场所。   陈云松摄   制图:沈亦伶  “农村是城市的后花园,城市是农村的CBD!”说起浙江,人们常这样形容……  的确,在这块土地上,城乡,真正实现了“无缝对接”!走进农村,“公共交通到村头,硬化路面到地头,超市到门头。”这里,泠泠流淌的溪水,清澈见底,惹得你想掬起喝上一口;这里,清冽的空气,被花草的芬芳浸透,诱得你想敞开胸腔劲吸……旅游部门近年多次在全国游客中调查:乡村旅游首选哪里?浙江得票数总是名列前茅。  群众把生活品质提高的原因,归结为“千万工程”!自2003年推出以来,浙江省历届党委、政府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年接着一年抓,终于造就了“绿富美”的人间天堂。  必须着力改变“农业是弱质产业、农民是弱势群体、农村是落后社区”的状况。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改变农村普遍存在的“脏、乱、散、差”的状况,城市发展得越快、搞得越漂亮,城乡的反差就越大  田里油菜花开了,金灿灿铺满了原野。院子里,希望新村79岁的杜学集老人坐在木椅上品春茶,悠闲惬意伴着茶香四溢……  希望新村,隶属于衢州市衢江区双桥乡。15年前,村子却是另一副模样:“水浑浑路黄黄,进出全靠雨鞋蹚,泥巴堆里建屋房。”  说起希望新村的蜕变,村民们不约而同地提到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  “2002年以前,村子乱呀。有钱的盖起了小洋楼,但‘屋里现代化、屋外脏乱差’。没钱的还住土房子,私搭的屋棚到处有。村道是泥巴路,雨天下不去脚。村里都养猪,屋后沤肥,苍蝇乱飞……”聊起过往,杜学集有一肚子话。“习书记真是群众的贴心人!他来浙江不久就到我们村调研,一下子就揪住了‘牛鼻子’……”  2002年12月,刚刚调任浙江两个月的习近平同志来希望新村调研。冬月的山村风冷雨急,习近平同志自己撑着伞来到了杜学集家……  杜学集的新房才造了一层,红砖散摆在屋外,墙也没粉刷。习近平同志屋里屋外仔细看了一番,站在雨中亲切地和老杜拉起了家常:“平时穿什么衣服?”“吃的菜哪里买?”“盖房花了多少钱?”……  “没想到,他还专门看了我家的存粮柜,又打开菜柜看我们中午吃什么菜。”回忆往昔的情景,杜学集脸上溢满幸福……  去基层、看实情,是习近平同志一贯的工作方法。刚到浙江的118天里,他就跑了11个市、25个县,为了多看几个点,不断压缩吃饭时间——匆匆扒几口,立刻赶往新考察点。  通过大量调研,习近平同志发现了当时浙江发展的一大问题: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工业化、市场化、城镇化迅猛发展,经济水平跃居全国前列。但浙江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不协调的问题依然存在,“平均数不是大多数”,农村群众的生活质量并没有相应提高,环境脏乱差现象普遍存在,城乡差距扩大的趋势没有根本扭转……  在金华浦江,县里开了上万家水晶加工小作坊,污水直排把溪河染成了乳白色,村民们守着大江却没水喝;在湖州长兴,因蓄电池、粉体等高污染产业,村民要戴着口罩才敢出门;在杭州萧山,满眼别墅,风一吹却塑料袋乱飞……  不独环境脏乱差,不少村子的公共服务也让人不满:有车开不进村,小病找不到医生,农闲只能打牌……因为交通、医疗、文化设施缺乏,农村总是留不住人。  一路调研,一路思索……习近平同志在省委常委会上指出,从调研看,群众对整改农村环境的意愿十分强烈。人民群众最关心什么,就做什么!  2003年6月5日,“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在全省拉开序幕。  在全省“千万工程”会议上,习近平同志亲自部署:从全省选择1万个左右的行政村进行全面整治,把其中1000个左右的中心村建成全面小康示范村。2008年至2012年,以垃圾收集、污水治理等为重点,从源头上推进农村环境综合整治;2013年到2015年,全省70%的县达到“美丽乡村”目标。  会议结束仅6天,习近平同志又风尘仆仆地来到东阳市花园村调研。头顶烈日,习近平同志从田间地头到农家村舍,一路走一路看,郑重地叮嘱随行同志:必须着力改变“农业是弱质产业、农民是弱势群体、农村是落后社区”的状况。如果我们不能够适应形势的变化,不善于创新工作的思路,不尽快改变农村普遍存在的“脏、乱、散、差”的状况,城市发展得越快、搞得越漂亮,城乡的反差就越大。  牢记习近平同志的嘱托,花园村立即以“千万工程”为抓手,着重开展村庄整治和农房改造。  15年过去,如今花园村公园内,数万株牡丹花盛开,娇艳袭人。站在高处四望,村里田园、民居、景观、湖泊错落有致,宛若一个大花园。  “现在你看,村里人住上了现代化排屋,小区旁就是大公园,空气好,水干净,一点不比城里人差。”花园村党委书记邵钦祥言语中透着自豪……  “千万工程”不能“一刀切”;不能盲目崇洋、崇大、崇快;不能千篇一律,必须因地制宜,充分利用当地资源  村道硬化、垃圾收集、卫生改厕、河沟清淤、村庄绿化……在各地有序开展“千万工程”时,习近平同志不忘强调:浙江的自然差异和经济差异较大,我们始终强调不要“一刀切”;山区、平原、丘陵、沿海、岛屿各不一样,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城郊和纯农业村庄也不一样,加快村庄整治和环境建设,不能盲目崇洋、崇大、崇快;不能千篇一律,必须因地制宜。  杭州市淳安县下姜村,是典型的山区地貌。2003年4月24日上午,习近平同志从淳安县城颠簸了60多公里的“搓板路”,又坐了半小时轮渡,来村里调研。当听说村民由于缺柴砍秃了山岭这件事后,便指导村民建沼气。  沼气建成后,他再一次来到下姜村,兴致勃勃地听村民姜祖海谈沼气使用情况。听完,他幽默地说:“要论建沼气,我也算得上是半个专家。20多年前我在陕北农村当支部书记时,建起了陕西第一个沼气村……”  10多年后的今天,记者走进姜祖海的家里。姜祖海正在用沼气灶炖肉,蓝色的火苗呼呼响。屋里弥漫着肉香,姜祖海一脸满足:“厕所、猪圈、鸡舍里的脏水都流进了密封的沼气池子里。不但家里干净了,村里生态也好起来了。”姜祖海家的院坝地势较高,他指着绿油油的群山说:“你瞧,山上的林子茂密得无法下脚。各类野生动物也多了起来。回想多年前,这里是另一番模样:山被砍成了‘瘌痢头’,污水到处流……”  宁波市象山县大沙村,是典型的海岛地貌。在这里,习近平同志叮嘱当地干部:开展“千万工程”,要充分利用海洋资源和海岛风光的优势。随后,沿海植物造景、观景平台、边坡生态设计等整治工程陆续上马,有典型海洋特色的“渔家乐”开了起来。“面朝大海,我们一起安营扎寨”的营销语一经推出,吸引游客纷至沓来。  浙江人文底蕴深厚,许多古建筑、古村落都深藏在农村中。开展“千万工程”,建设与保护的关系该怎么处理?  2003年6月11日,习近平同志来到东阳市吴宁街道卢宅,深入视察这座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古建筑群落。当时,卢宅多处已破损严重,附近民房也较为杂乱,被列为整治对象。  开展“千万工程”,是否要将卢宅连同破民房一起整治了?有人建议:干脆都拆了,省事;建新的,更漂亮。  习近平同志提出,实施“千万工程”,要正确处理保护历史文化与村庄建设的关系。要对有价值的古村落、古民居和山水风光进行保护、整治和科学合理地开发利用,使传统文明与现代文明达到完美的结合。  习近平同志的叮咛,给浙江古建、古村的保护与整治指明了方向。东阳市在实施“千万工程”的同时,竭力做好了对卢宅等古建筑的保护。如今再来卢宅,走在老街的石子路上,看着斑驳的墙壁、屋檐下摇曳的灯笼、老街旁的传统店铺,仿佛置身于那段早已飘逝的悠悠岁月。  “千万工程”只有以业为基,才有持久生命力。要把村庄整治与发展经济结合起来,走出一条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路子。欠发达地区要脱贫,离不开产业发展  “千万工程”,让脏乱差的农村渐渐变美。但“美”还不够,习近平同志十分注重农村产业的发展。  2003年9月24日,习近平同志来到宁波市鄞州区下应街道湾底村。站在刚建成的农民新居前,习近平同志说:“千万工程”只有以业为基,才有持久生命力。要把村庄整治与发展经济结合起来,走出一条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路子。欠发达地区要脱贫,离不开产业发展。  “当时我们只想着环境整治这一步,习书记想得更长远,给我们提了醒。”湾底村党委书记吴祖楣回忆,“听习书记的话,第二年我们就成立了旅游公司,开发休闲游,走上了农旅一体的发展路子。”  2005年8月3日,习近平同志戴着草帽、冒着酷暑,整整一上午在桐乡调研,再次指出: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必须坚持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加快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不断增强城市对农村的带动作用和农村对城市的促进作用。  实施“千万工程”,要靠建设美村,也需要以发展强村、抓反哺富村。村子有产业,村民有就业,“千万工程”才能走得远。习近平同志多次在《浙江日报》“之江新语”栏目发表文章,阐述对实施“千万工程”的看法。  牢记习近平同志的嘱托,桐乡市和濮院镇加大了对下辖永越村的帮扶。永越村有了“外援”,在推进乡村整治的同时,又贷款120多万元,建起了75间门市部,发展羊毛衫产业。村里赚了钱,开展“千万工程”又有了更充足的资金。  两座对峙的黛色山峰夹拥出一带椭圆形的海湾,拳头大的鹅卵石在海水激荡下发出哗哗的响声。远处海湾里,渔火点点。这里,就是浙江舟山大名鼎鼎的渔村乌石塘。  乌石塘有名,是因为这个渔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是浙江渔业战线的一面旗帜,创下了年产万吨鱼的纪录。不过,近些年,渔业资源日趋枯竭,渔民生活举步维艰……  “千万工程”让渔村再次兴盛起来。结合村容整治,当地政府提出“渔民上岸、游客下海”的新方略——鼓励渔民上岸办渔家乐,吸引游客下海泛舟垂钓。全村几乎家家都开办渔家乐,来村里打工的外地农民工近千人。  这几天到义乌市何斯路村,定会陶醉在薰衣草芬芳的香海里。义乌鼓励新农村建设中因地制宜发展休闲观光农业,何斯路薰衣花园、赤岸“欢乐田园”、上溪“十里桃花坞”、义亭“十里红塘飘香”、后宅“四季果园”……陶醉山水之乐中的农民,个个挣得盆满钵满。  “千万工程”坚持以人为本,遵循客观规律,尊重农民意愿,推进包括整治村庄环境、完善配套设施、节约使用资源、改善公共服务、提高农民素质、方便农民生产生活在内的各项建设,加快传统农村社区向现代农村社区转变  推进“千万工程”,并非一帆风顺。遇到困难,习近平同志总是循循善诱,和大家一起找出解决办法。2006年1月4日,习近平同志到嘉兴市海盐县于城镇调研。中午,在党员活动室,习近平同志坐在大家对面,和颜悦色地说,推进“千万工程”还有哪些困难?  “‘千万工程’搞了三年,之前容易改的都改了,剩下的硬骨头总难见成效,愁。”  “我们村底子薄,缺资金,有些环保项目上不了。”  “上面工作考核压力大,有些干部思想包袱重、畏难情绪大。”  ……  知道习近平同志务实,镇村干部的讲话也实打实。  尽管已到饭点,习近平同志仍坐在会议室里,边听边记,不时插话……  习近平同志不断勉励大家,同时也叮嘱随行人员:实施“千万工程”,越往后越难,靠一家一户解决不了,只靠干部的力量也不够,必须由党委、政府牵头,各部门广泛参与。要加大财政支持的力度,也要充分调动广大农民群众的积极性,引导千百万农民为建设自己的美好家园和幸福生活而共同努力。  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始终都是为了人民。习近平同志在2006年的“之江新语”中谈到“千万工程”时,进一步强调了这种民本观点:“要坚持以人为本,遵循客观规律,尊重农民意愿,推进包括整治村庄环境、完善配套设施、节约使用资源、改善公共服务、提高农民素质、方便农民生产生活在内的各项建设,加快传统农村社区向现代农村社区转变。”  在习近平同志指导下,省里陆续设立农业产业化扶持资金、财政预算内农业投入资金成倍翻番等政策,同时设立驻村特派员和指导员制度,推动“千万工程”稳步向前。  事实证明:只要充分尊重农民的自主选择,切实捍卫他们的民主权利,就能赢得理解、支持和主动参与。  台州市路桥区金大田村,过去垃圾遍地,臭气熏天。村民日夜紧闭门窗,苦不堪言。尽管村干部一遍又一遍吆喝着清理垃圾,嘴皮子都磨破了,然而收效甚微。“千万工程”开始后,村委会改变工作方式:“村庄整治从何入手?”问题交给村民去解。  “清理垃圾。”大家异口同声。于是,老大难不再难了:不用动员,村民人人动手,个个争先,全村足足清扫出500多吨垃圾!垃圾清除后,生态公园正式动工,青石板铺上了,古民居留下了,绿荫遍地,连对环境十分挑剔的白鹭也成群在此安家。  绍兴柯桥区孙端镇皇甫庄村内有一座垃圾山,年代久远到没人说得清起源。这回,村民们用手推车一车一车把垃圾推出去,在垃圾山底部,甚至清出了明清时代的建筑垃圾!  ……  “感谢习近平同志。‘千万工程’是实实在在的民心工程!”浙江百姓这样评价。  牢牢遵循习近平同志对“千万工程”的指导,浙江历届党委、政府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久久为功不停步,推动“千万工程”从示范引领到整体推进,再到深化提升  习近平同志绘就的 “千万工程”这张惠民蓝图,浙江历届党委、政府依然孜孜矻矻地实施。  2008年开始,“千万工程”从前期的示范引领阶段进入整体推进阶段。时任省委书记赵洪祝指出:“再接再厉,再用一个5年,将全省3万多个行政村全部整治一遍。”  以示范村为标杆,浙江所有乡村都广泛行动起来。省委、省政府提出了更高目标:“村容村貌最洁净、人居环境最优美、基础设施最配套、公共服务最完备。”  农村村容村貌的特点是人居分散、污染面源广,如何做到村容村貌最洁净?  走进杭州市桐庐县环溪村,记者找到了答案。这里所有溪沟清水淙淙,路面干干净净。村主任周忠莲把这归功于县里的“清水治污”工程:就近的三五户村民,合建一个污水池,家家排出的污水通过管道流入池中,然后通过简易厌氧池、湿地处理池、沉砂池层层过滤净化排出清水。这样一来,主要污染指标去除率可以达到60%以上,最后排出的水能达到国家一级排放标准。2009年,环溪村被列为杭州市打造“国内最清洁城市”示范点。  桐庐是浙江农村环境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缩影。2008年起,浙江每年新建100个镇乡级污水集中处理厂,到2012年底,基本实现全省镇乡污水集中处理厂全覆盖。  农村面源污染,散养生猪是其中一个原因。浙江陆续开展生猪退养工程。  嘉兴市,用5年时间打了“三大战役”:一是生猪退养,数量从300多万头减至18万头,养殖模式从“低、散、乱”向规模化、生态化转变;二是全市开展洁化、绿化、亮化、美化;三是聘请专业公司进行全域景区化打造。  如今,走进嘉兴秀洲区潘家浜村,翠竹篱笆内,菜畦青青;曾经的猪舍、牛栏,竟摇身一变成了咖啡厅……看着河道中旋转的水车,村支书章何兵说:“现在河道水质已接近上世纪90年代水平。我们用5年的努力,追回了曾经的‘时光’。”  农村面源污染,固体垃圾体量很大,浙江实施了垃圾分类和减量化处理。在绍兴市上虞区祝温村,每天上午10点,保洁员李玉英都会将自己包干的几个垃圾箱和公厕清理干净,用垃圾车运到邻近几村共用的垃圾临时中转站。“户集、村收、镇运、县处理”的垃圾集中收集处理模式,让村庄的垃圾有了归宿。  人居环境优美,住房是关键。改善农村住房条件,宁波吃了“第一只螃蟹”。北仑区大同村的360多户农民,一直盼望建新村盖新房。但全村农房建设分散,每户占地面积很大。要建新村,既少资金,又盘不出新土地。区、镇、村三级协商,决定在大同村试行宅基地集约利用。通过村宅基地出让,既省出了一半的土地,农民又获得了建设资金,农民的“死资产”变成了“活财源”。建成后,大同村村民每户平均能分到两套住宅,而村民的农民身份不变、村里的福利不变、土地承包权不变、村经济合作社股份分红权不变。  推进基础设施最配套、公共服务最完备,浙江同样不遗余力:推进城市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实现了等级公路、邮站、宽带“村村通”,广播电视“村村响”,农村用电“户户通”“城乡同价”。  “实施‘千万工程’,我们牢牢遵循习近平同志‘把以发展强村作为新农村建设的第一要务’指示,继续把助农增收贯穿工作的始终。”继赵洪祝之后接任浙江省委书记的夏宝龙同志这样说。  丽水市云和县,是个山多地少、村多人少、经济落后的山区县。2012年深入推进“千万工程”以来,全县先后建成48个小区,安置下山农民31495人,占全县农村户籍人口的1/3。农民搬了新居,如何留得住、富得起?云和大力扶持木制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全县732家木制玩具生产企业,为进城农民提供了2万余个就业岗位。  落实“千万工程”,温州市高精度实施“产业美”工程,加快推进农村产业转型。在乐清,到位财政资金2600万元,建设了52个铁皮石斛产业集聚区项目;在泰顺,启用1500万元资金支持山茶岚牧场等项目建设;在文成,投缘花海农业观光园、邱老汉生态农业庄园项目建设投产后,迅速带动周边农民增收。  从2012年起,“千万工程”进入深化提升阶段。浙江在推进“四美三宜二园”的美丽乡村建设同时,又把“加强公共服务”和“推动以文化人”当作“千万工程”的两翼,在农村大力推进文化礼堂建设,完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整合过去的旧祠堂、大会堂、闲置校舍等,改建而成文化礼堂,内设“好人榜”“寿星榜”“模范榜”等,乡约村规上墙,好人好事上榜,内容既乡土又生动。  文化礼堂,既传承了乡土文化,又弘扬现代文明。目前,浙江已建成7477个农村文化礼堂,有工作指导员2000余人,文化礼堂管理员8000多人,志愿者10000多人。“多一个球场,少一个赌场;多看名角,少些口角。”群众对文化礼堂赞不绝口。  新时期,“千万工程”在浙江实践中,又被赋予了新的内容。现任浙江省委书记车俊表示:继续扎实做好“千万工程”,开展农村环境整治的同时,也要进一步聚焦农民办事难等问题,推动农民办事更便捷、生活更美好。  “最多跑一次”改革,便是落实“千万工程”的举措之一。两年来,浙江全面推进“一窗受理”向县、乡、村延伸、下移,农民生活更便捷。现在,“在线咨询、网上申请、快递送达”办理模式已在浙江全面推广,群众足不出户就能把事情办好。  得益于“千万工程”,对“物质富裕精神富有”的“两富”,浙江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十五年擘画,十五载生聚,如今的浙江是怎么一种状况?  漫步绍兴柯桥,古纤道卧于一湾碧水之上。在桥上,能看到水草摇曳、鱼儿嬉戏。河边散步的安昌镇居民俞志桓感慨:“我在这里住了50多年,原本以为再见不到清水螺蛳了。现在,这水又同我们小时候一样了。”  在平原水乡绍兴,出门就遇河,抬脚得用船。过去重发展不重环境,百姓埋怨“钱多了,水脏了”。实行“千万工程”后,“头枕欸乃听桨声,眼观杂花盈原野”的意境重回水乡。  走进温州市永嘉县坦头村,一幢幢白墙灰瓦房屋十分惹眼。村子里古树成荫,绿草茵茵。优雅的环境,比起市区公园来也毫不逊色。“以前是‘违章建遍地,猪舍飘臭气;污水靠蒸发,垃圾靠风刮’。现在是‘村民住排屋,游客溪边住。室外四季花,溪沟多鱼虾’。”坦头村村支书王忠建用两段打油诗说明了前后的变化。  山区县江山市大陈村,家家院子里鲜花怒放,民居墙上蔷薇扶摇,一架架紫藤蔓延在街巷深处……走进村子,宛如走进了童话世界。海岛县岱山县,全县74个社区村向美丽要“红利”,已基本形成“全域精品化、沿线景观化、村庄景点化、庭院小品化”的全域大美格局。  ……  不独硬件,深化“千万工程”,浙江还大力构建以县城为龙头、中心镇为节点、中心村为基础的城乡一体化公共服务体系,推动教育科技、培训就业、医疗卫生、社会保障、文化娱乐、商贸金融等服务向农村延伸,目前已基本形成了以中心村为主要平台的30分钟公共服务圈。  一组数据更能说明问题:到2014年底,浙江全省97%以上的村实现生活垃圾集中收集处理、80%以上农户实现无害化卫生改厕、94%的建制村完成村庄整治建设。至2017年底,全省2.7万多个村实现村庄整治全覆盖。  “千万工程”带来了环境改变,环境也在潜移默化中提升着人的素质:“礼让斑马线”发端于杭州,如今已普及整个浙江城乡。“多少年来,农村吃瓜子抽烟,垃圾随地一丢。现在我们像城里人一样,瓜子皮、烟蒂头自觉放进垃圾桶!”安吉县高家堂村村民陈水木这番话朴实里透着自豪。在柯桥区,农办副主任尹伟梁讲了个故事:村里环境检查发现一块西瓜皮。第二天,放瓜皮的村民主动来道歉,愿意给村里当三天义工……  “千万工程”成风化人,带来了文明和谐,也让浙江有了更深层次的美——连续10多年,浙江群众安全感满意率均在95%以上!  江山市区西北部山麓大陈村71岁的村民汪衍勤说:“老百姓的梦想其实很简单:环境好,生活好,心情就好。这就是我们追求的幸福!”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6 版)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2KJ/scvnZj